劉馨韻聽着秦羽說的話,久久的不能回神,甚至當秦羽說完之後,劉馨韻才後知後覺的開始回憶着秦羽說的是什麼。

好像是……

劉馨韻努力的想着剛剛發生的事情,然後漸漸響起來的同時,劉馨韻的臉上也逐漸生出了粉紅的顏色。

「你……」劉馨韻被秦羽那句話弄的隨着時間的推移和劉馨韻不由自主的回憶與回味,幾乎不僅是她的臉,就連脖子都一併紅了。

「害羞了?」秦羽像是猶不自知,但是明顯就是故意的湊近了劉馨韻,雙眸中帶着狡黠的光澤,看着劉馨韻笑道:「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我們以後遲早要面對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