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孫藝彤的詢問,秦羽並沒有立刻回答,就好像是在思索什麼一樣,這一段沉默,被孫藝彤和劉馨韻看在眼中,也是不一樣的心情。

劉馨韻不明白為什麼秦羽要沉默,甚至覺得秦羽的沉默就是一種猶豫的體現。

這其實也是因為劉馨韻現在越來越有些不自信的原因,因為在家裡,司徒菀怡永遠看起來就像是秦羽的解語花一般,甚至秦羽有時候只說了一半的話,司徒菀怡就能夠明白秦羽剩下的,沒有明說的那些話。

這種默契,幾乎是每一天都要出現在劉馨韻面前好幾次,但是劉馨韻自省自己,她似乎除了給秦羽找麻煩,讓秦羽哄她之外,就沒有別的了,秦羽有時候遇到一些問題,第一時間都想到的不會是她劉馨韻,而是司徒菀怡。

這種強弱的對比之間,讓劉馨韻越發的不自信起來,這種從前從沒有過的感覺,實在是差勁極了,尤其是昨晚,司徒菀怡就能夠想到不應該當即就衝下去質問秦羽,而是等秦羽回家之後再說,但是她,永遠都是莽撞的,想要立刻就問清楚,不管何時何地,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