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馨韻覺得自己可能出現了幻聽,於是她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怔愣了好半天,才像是漸漸才反應過來似的,緊緊的盯着面前的孫藝彤,儘管下巴還被她鉗着,但是劉馨韻還是很艱難的說道:「你說什麼?」

孫藝彤實在是覺得面前被自己鉗住下巴,毫無反抗能力的女人真的有點沒意思,甚至孫藝彤一點都不明白,秦羽是看上了這個女人的什麼,柔柔弱弱,一點都不配站在秦羽身邊。

更不配做秦羽的女朋友!

孫藝彤看着劉馨韻,隨着興趣消失的同時,臉上也漸漸露出的不耐煩的神色,但是孫藝彤還是在劉馨韻疑惑的眼神中,重複了一遍,甚至還很好心的稍微解釋了一下。

「我說,你和秦羽分手吧,你配不上秦羽,秦羽身邊需要的是我這樣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