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劉馨韻並不認識孫藝彤,畢竟凌晨那會兒月黑風高的,孫藝彤還正好站在一個背光的地方,劉馨韻最多就能清楚秦羽對面的人,是一個女人。

因此,當孫藝彤堵住了劉馨韻的去路之後,孫藝彤看着劉馨韻臉上顯露出的疑惑不解的表情,突然心裏面就很不舒服——為什麼這種看起來就像是沒有腦子的單純女孩,都能拴住秦羽的心?

其實孫藝彤心裡還真的沒有看上去的那麼無所謂,也沒有自己離開時那麼瀟灑,回去之後孫藝彤幾乎滿腦子都是秦羽和她說的那些話,以至於一整晚腦子裡面都是『矜持』這兩字,攪和的孫藝彤難得失眠。

孫藝彤其實聽見了秦羽和劉馨韻剛剛往過來走的時候聊天的內容,除了最後要吃什麼之外,孫藝彤聽的最多的,基本上就是劉馨韻在和秦羽一會兒撒嬌一會兒鬧小脾氣。

『扭扭捏捏……』孫藝彤不禁在心中這麼想着,隨即聽着劉馨韻說話腔調中帶着『了』『啦』『喔』這種字眼,孫藝彤見着覺得不可思議——一個人是怎麼把一句話能說的這麼噁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