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看見司徒菀怡的雙眸中是很明顯的真摯的眼神,然後再司徒菀怡這種目光之下,秦羽才漸漸琢磨出來司徒菀怡說的所謂的『家人』的意思。

頓時,或許就是被這個詞語簡簡單單的觸動了,秦羽瞬間心中有些難言的感動。

「我知道。」

秦羽一個大小伙子,在深愛自己的兩個女人面前,第一次忽然這樣一種哽咽的感覺,但是很快秦羽就自己調整好了情緒,他努力的憋回去眼淚,然後再司徒菀怡和劉馨韻的注視下,秦羽揚起一個明朗的笑容,說道:「長這麼大,頭一回有這麼明明確確的兩個家人,感覺還有點感動。」

說這秦羽就有點不好意思的摸着鼻尖笑了起來,也正是秦羽這種略有點羞澀的笑容,讓劉馨韻和司徒菀怡看在眼中,都不知不覺有一種被秦羽迷的神魂顛倒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