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菀怡提醒着秦羽想起了鄭裕龍——那個莫名其妙失去了性命的男人,至今為止,為什麼鄭裕龍會突然在大街上遭遇槍擊?為什麼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之後媒體網絡並沒有報道?為什麼至今為止,什麼後續都沒有了?

這一連串的問題,都在秦羽的腦海中打出了一個個巨大的問號,但是警方甚至放走秦羽之後,再也沒有任何後續了。

秦羽沒有在警察局有認識的熟人,所以到現在為止,這件事情,就成了秦羽心中疑惑,但是又不得不放下的事情。

但是隨着司徒菀怡剛剛把這話說完,秦羽都還沒有發表意見,劉馨韻倒是不願意了,只見劉馨韻皺着眉頭,看着司徒菀怡說道:「你瘋了?現在讓秦羽和那個女人保持距離都還來不及,你竟然還要秦羽主動去聯繫那個女兒?!」

司徒菀怡輕輕皺起眉頭,在看向劉馨韻之前,目光不由自主的輕輕的瞟了秦羽一眼,儘管很快,但是秦羽還是注意到了司徒菀怡這一點點目光的扭轉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