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一直覺得關於父母的這些事情,應該永遠都不會對別人說,但是現在,看着面前劉馨韻和司徒菀怡的臉上流露出關心自己的神色,秦羽忽然覺得,能夠有人關心自己,其實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劉馨韻原本臉上的不耐煩在聽見司徒菀怡說的話之後,瞬間就不見了,甚至一瞬間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畢竟秦羽是一下山就來到了劉家,和劉馨韻見到面的。

甚至劉馨韻都有些羞愧——為什麼司徒菀怡能夠注意到的事情,自己就沒有一點留意呢?

於是劉馨韻臉上就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一種在心疼秦羽的同時,也夾雜着一種很羞愧的表情。

「我其實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已經不在了。」秦羽看着面前兩個女人臉上心疼的表情,其實秦羽想要的也不是心疼,就是有些話憋在心裏面時間太久了,在完全關心自己的人面前,總是容易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