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到了這會兒其實也有點明白了司徒菀怡是想和自己說什麼了,但是畢竟很多事情,秦羽都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和家裡面這兩個女人說。

比如秦羽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劉馨韻的生活中,或者秦羽來到瀾海市是出於什麼原因——這些事情,秦羽不知道應該怎麼讓劉馨韻和司徒菀怡明白,甚至秦羽不知道如果司徒菀怡和劉馨韻詢問自己其中關鍵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沒有弄明白,秦羽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向劉馨韻和司徒菀怡解釋。

「既然……」司徒菀怡說話之間出現了一個停頓,隨後很快自己就接上了這個停頓,繼續說道:「既然你把我和劉馨韻看成是你的女朋友和家人,那我就想問問你,為什麼要騙我們?又為什麼要隱瞞我們?」

秦羽張開嘴巴,像是想要說什麼似的,但是緊接着,司徒菀怡就把秦羽先打斷了。

「秦羽,我只接受你對我撒謊一次,如果你不願回答我的問題,你可以什麼都不說,但是只要是你說的,我就會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