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的話就像是一個巴掌似的,一下子響亮的扇在了孫藝彤的臉上,讓孫藝彤一下子覺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疼。

但是孫藝彤一向都是一個不會輕易低頭的人,所以在秦羽這樣對她之後,孫藝彤覺得自己真的是上趕着犯賤,現在讓秦羽這讓羞辱自己。

在孫藝彤看着秦羽的臉上泛出了那種嫌惡的感覺之後,孫藝彤感覺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疼,看着秦羽的表情中都出現了一種不知道應該怎麼表露的難過。

「自說自話?」孫藝彤像是不敢相信這話似的,看着秦羽重複了一遍他剛剛說的那些話,但是越是這樣,孫藝彤就越是想到剛剛秦羽剛剛說的那些話,心裡的羞恥感就更加明顯了。

孫藝彤對着秦羽臉上露出一種失落的表情,在秦羽想說出什麼的時候,孫藝彤就直接了當的打斷了秦羽的話,說道:「你可以不用說了,我明白你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