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馨韻像是沒有看見眼前的這些叔叔伯伯的目光都在秦羽身上聚集着,她臉上還帶着得體的笑容,看着所有男人中最中間的那個男人,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都笑的眯了起來。

「爸爸,我是說話算話的吧。」孫藝彤這個時候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乖巧的小貓一樣,收斂了渾身上下的尖銳,看着孫復昌。

孫復昌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甚至因為包廂中光線昏暗的原因,秦羽正好站在明處,他完全看不清孫藝彤的父親臉上到底是什麼情緒,僅僅只是能明確的感受到一種審視的視線,在秦羽儘量不想注意到情況下,還是另秦羽不能不注意到。

——那種太過於直接到審視,帶着的那種侵略感,簡直和孫藝彤身上散發出的感覺是一模一樣的。

秦羽在心中不由得想到,不愧是父女,這兩個人就連給人的感覺都是一模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