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如蒙大赦一般,連聲應保證自己忙完了就一定會早早的回來,有一次作死的給自己立下了一個flag,然後在司徒菀怡意味不明的笑意中,轉身逃跑似的離開了家。

溜出門的秦羽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隨後看着安安靜靜站在門口的孫藝彤說道:「行了,咱們可以走了。」

孫藝彤看見如約出來的秦羽,臉上原本擔心秦羽放自己鴿子的表情鬆緩下來了,笑道:「好啊,那咱們去拿車。」

孫藝彤從頭到尾一看就是有錢人的孩子,至少秦羽認出了孫藝彤脖子上掛的那條項鍊,他曾經在司徒菀怡那裡見過一條一摸一樣的項鍊,好奇一問,竟然好十幾萬。

秦羽頓時覺得就這麼細細一條項鍊賣十幾萬,這個品牌是要搶錢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