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馨韻眼中露出的那種對於秦羽全然的信任,讓馨予頓時就覺得心裡似乎被塞進了一個熱乎乎的暖手袋,熨貼的讓他心臟都暖暖漲漲的舒服。

秦羽覺得現在和劉馨韻之間的感覺,和昨晚司徒菀怡的感覺就是完全不一樣的。

司徒菀怡飾那種什麼都懂什麼都明白,甚至能夠坦然的幫助愣頭青一樣的秦羽,即使秦羽把司徒菀怡弄疼了,司徒菀怡就會咬着下唇忍耐。

但是劉馨韻不同,當秦羽徹底占據劉馨韻的時候,在疼痛之中,劉馨韻即使眼淚汪汪,也是叫着秦羽的名字。

哽咽的,帶着很多委屈,那些眼淚聚積在劉馨韻的雙眸眼眶中,像是一顆一顆亮晶晶的鑽石似的,反射着耀眼的光芒,照耀在秦羽的眼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