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沒有劉馨韻在車上嘰嘰喳喳的聲音,秦羽甚至還十分的不習慣,司徒菀怡一向是不太愛早上說話,平時都是秦羽和劉馨韻早上在車裡鬥嘴,喚醒一早上的活力。

今天的車裡就異常的安靜,秦羽看着窗外的風景,直打瞌睡,司徒菀怡低頭只看着手機,也不說話。

好不容易到了學校門口,今天司徒菀怡在另外一棟教學樓上上課,兩個人在學校門口就互相分開了。

獨自一個人的秦羽總覺得身邊少了點什麼似的,怎麼着都不得勁。

儘管如此,秦羽還是先去找了導員,請好了劉馨韻和自己當天的假,然後發了短信給司徒菀怡,讓她放學自己回來,他先回去看看劉馨韻,司徒菀怡一點也不扭捏,簡簡單單的回了一個『好』字,就沒有了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