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春風一度,第二天神清氣爽的起床了,倒是苦了劉馨韻了,一夜沒睡好,以為司徒菀怡這回是徹底生自己的氣了,惴惴不安一晚上,快天亮的時候好不容易睡着了吧,還做噩夢,夢見司徒菀怡帶着秦羽走了。

這一下又把劉馨韻嚇醒了,看着窗戶外面半明半暗的天幕,實在是再也不敢睡了,就害怕自己一覺醒過來,司徒菀怡和秦羽是真的走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劉馨韻第一次破天荒的早起,甚至還主動出門給司徒菀怡和秦羽買了早飯。

然而早起的劉馨韻聽見二樓有響動,開開心心的從餐廳出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牽着司徒菀怡的手從司徒菀怡的臥室中出來的秦羽。

劉馨韻目瞪口呆的看着秦羽,秦羽一瞬間也是無比的尷尬,畢竟一開始秦羽還是為了劉馨韻的事情,結果萬萬沒想到居然是自己『醉』臥美人榻,甚至還有點不想起來去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