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馨韻對面的秦羽瞬間有點急眼了,畢竟他已經被這件事折磨了兩天了,整整兩天,劉馨韻都沒有一個好眼色,非要讓自己猜,猜不對就發脾氣。

饒是秦羽,這會兒也都覺得有點心累。

於是,看着吞吞吐吐不肯好好說話的劉馨韻,秦羽難得的在她面前沉下臉色,很嚴肅的對劉馨韻說道:「你要是不想說,我不逼你,但我實在是不知道你這兩天因為什麼事情,一直在鬧脾氣,我反思了很久,還是沒覺得我最近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合適,惹到你生氣。」

劉馨韻看着從沒有板過臉的秦羽這回板着臉,一副十分嚴肅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心慌。

秦羽說白了就是使着欲擒故縱的招兒,他看着劉馨韻臉上露出了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慌亂,就知道劉馨韻這個小傻妞兒上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