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劉馨韻就是一個天生多愁善感的人。

在她和司徒菀怡的對視之間,劉馨韻感覺到心中一陣難言的悲涼,明明她和司徒菀怡從前關係那麼好,難道真的就像別人說的那樣,姐妹之間會因為愛上一個同一個男人而反目成仇嗎?

這樣想着,並且在司徒菀怡那麼冰冷的目光的注視中,劉馨韻又忍不住想哭了。

就在劉馨韻眼中的眼淚將落而未落的時候,她清楚的看見司徒菀怡臉上流露出一種十分嫌惡的神色,那種神色,就連劉馨韻想騙自己說司徒菀怡是無心的,都不可能。

「劉馨韻,我一直很好奇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