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菀怡坐在另外一邊的沙發上,看着秦羽像是個小奴才似的卑躬屈膝還急的滿頭大汗,就忍不住想笑。

事實上,司徒菀怡也確實是毫不客氣的笑了。

秦羽敢怒不敢言的看了司徒菀怡一眼,示意司徒菀怡過來幫他說幾句好話,但是顯然司徒菀怡並沒有準備這麼做,看着秦羽聳聳肩,以示自己愛莫能助。

『我這個小暴脾氣……』

秦羽看着一副圍觀路人黨模樣的司徒菀怡,心中忿忿,但是再忿忿,秦羽也只能對司徒菀怡敢怒不敢言了,畢竟他也不能一個劉馨韻沒哄好,再把司徒菀怡惹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