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在深呼吸之後,才終於能穩定好自己的情緒,同時他在閉着眼深呼吸的同時,還很努力的尋找了一下戲感。

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秦羽就看見,黑熊的那一雙虎目之中,顯然已經醞釀出了很憤怒兇惡的目光。

『臥槽?』秦羽心中啞然,並且隱隱想笑,想道:『黑熊這個戲精,這是表演上癮了。』

但 黑熊入戲,顯然對他們而言,是一件好事,畢竟不入戲的黑熊簡直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誰知道他會不會罵着罵着,忽然扭頭開始大罵起陸長川了。

秦羽臉上表情未變,十分冷淡的將目光扭轉到黑熊臉上,眼中寒光熠熠,猶如刀劍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