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因為黑熊坦率的反應,陸長川心裡的提防消除了許多,他看着黑熊,臉上都是笑意,一點沒有因為黑熊語氣說話不恭敬,而生氣。

「這不是因為您能幹麼。」陸長川笑道:「能者多勞,田野哥您就多擔待,多擔待……」

黑熊冷哼一聲,沒再多說什麼了,陸長川這人,也很有眼力見,這會兒見黑熊不吭聲了,就知道黑熊這是默認, 趕忙叫自己小弟給黑熊又是端椅子又是倒茶。

黑熊屁股剛挨上凳子,剛剛從他手下把瘦猴兒搶救出來的一個小弟就湊上來了,彎腰在陸長川臉跟前,也沒躲着黑熊,問道:「大哥,那個賊眉鼠眼的傢伙怎麼辦呢?」

陸長川和黑熊這才想起躺在地上滿臉血的瘦猴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