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猴兒這回是徹底被從前的老大美美的收拾了一頓。

他下巴脫臼,說不清話,這也正是黑熊的意思,他煩瘦猴兒一天了,一直憋着火,要是瘦猴兒沒有剛剛那麼得意忘形的一句話,興許黑熊今天也就把他饒了,但是偏偏瘦猴兒就要不長眼的撞槍眼,誰能拿他有什麼辦法?

幫派之間,對於這種先是背叛老大,然後又在新老大面前和前任老大叫囂的人,是最看不慣的,也最瞧不起的,不管是大幫派裡面,還是學校的混混幫派,都是一樣。

於是,陸長川以及他的所有小弟,幾乎都是冷眼看着黑熊在他們面前上演了一出耍猴兒,到最後,瘦猴兒幾乎是就差只有出去的氣,沒有進去的氣了,鼻青臉腫,渾身皮肉沒有一處好地兒。

黑熊並不懼怕瘦猴兒回頭會把這件事鬧出來,田家的背景足夠田野在學校裡面橫着走,頂多給些錢,畢竟瘦猴兒那個親爹和瘦猴兒是一個德行,只認錢不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