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的聲音像是三九天裡最冷的時候忽然颳起的大風,儘管身上再穿着厚重的棉衣去抵禦,都阻止那陣風一下子順着脖領和袖口鑽進來,往自己身上招呼。

森冷徹骨。

瘦猴兒站在黑熊身後,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這會兒他慶幸極了,幸好不是自己和秦羽面對面,幸好黑熊擋在他前面。

黑熊那像一個塔一樣的身影,完全死死的擋住了瘦猴兒瑟縮的身板兒,看起來像是要保護身後這個唯一願意跟着他的兄弟。

但其實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