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猴兒被黑熊終於撒開手了,就連在遠處觀望的秦羽都覺得,黑熊要是再不鬆手,瘦猴兒完全就會命喪活動室。

秦羽這會兒已經把身邊的人都遣走了,跟前就剩下了一個鸚鵡。

「哥。」鸚鵡打量着秦羽的表情,心裡揣摩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您和我田野哥,詐瘦猴兒呢吧?」

秦羽聞言,扭頭看着跟前一頭粉毛的鸚鵡,眼神莫測,叫鸚鵡瞅着都暗暗吞了兩三口口水。

半晌,秦羽才不緊不慢的開口和鸚鵡說話:「你從哪兒看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