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猴兒整個人都像是被黑熊勒着吊起來似的,腳夠不到地,面前還有放大的,黑熊陰沉無比的臉。

他簡直要被黑熊嚇的尿了褲子,就怕黑熊一個腦筋發直,一拳轟上自己面門上來。

「大哥……有話、有話咱們好好說、好好說。」瘦猴兒兩隻手抱住黑熊的胳膊,聲音里都充滿了請求的味道。

但是黑熊似乎就像沒聽見似的,對瘦猴兒的懇求充耳不聞。

「我就問你,我去陸長川那裡,是給他陸長川做大哥,還是給他陸長川做小弟?」黑熊咬牙切齒的,從牙縫兒中憋出這麼一句話,怒瞪着瘦猴兒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