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走出活動室的門口,秦羽一直覺得很快,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秦羽覺得這段路,竟然意外的長。

他現在忽然有一種很矛盾的心理,像是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走到門口轉過身,如果身後沒人,他該怎麼辦?如果身後有人,他該怎麼說?

或許對於秦羽而言,他更希望身後沒人,因為畢竟對這個曾經團結一體的幫派來說,秦羽就是一個凌空出現,用武力強行插入的『老大』,他們相互並肩為友的時間短暫,遠遠比不過黑熊。

秦羽想,還是孑然一身適合他,瀟瀟灑灑適合他。

但是,當他轉過身之後,當秦羽看到身後幾乎跟着全部的人的時候,秦羽還是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種驚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