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的話並沒有就此結束,他的目光始終是一種又冷又直的感覺,隨着上一句話講完,秦羽就轉過身,不再看黑熊了。

他用這種目光梭巡着周圍的所有人,像是刀子一樣,鋒利的剃過每個人,甚至有些小弟在和秦羽注視之後,都覺得腿在發抖。

秦羽像是天生擁有一種統帥的威懾力,強大而迫人,令每一個人在他這種威壓下,都不自覺願意接受秦羽的領導,這種天賦,顯然此刻的秦羽並沒有意識到。

「我不逼着你們跟着我,但是既然你們都叫過我大哥,我就要對得起你們叫我的這一句大哥。」他開口對着眾人說道,聲音冷然而平穩,始終有一種秦羽特有的,說話時候不緊不慢、不疾不徐的節奏感。

「但是,我知道你們和田野的感情深,你們最開始叫的大哥是田野。」一直縈繞在活動室裡面的由秦羽發出的聲音,始終是冷冷清清的,沒有為了鼓舞而慷慨激昂的抑揚頓挫,秦羽就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說:「兩個大哥,今天你們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