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越聽這話越像是自己馬上不行了似的,堅決不能讓黑熊這張烏鴉嘴,就這麼把自己年輕的生命結束在十八歲。

於是秦羽雙臂反扣在黑熊箍着自己的兩個膀子上,十指發力捏着黑熊的肩頭,卡錯着黑熊的肩關節,在保證不會傷到黑熊的前提下,往後一擰。

頓時,哭嚎聲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哀嚎聲。

秦羽頓時覺得自己還是喜歡聽見黑熊痛苦的聲音。

「舒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