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菀怡又回來了。

當秦羽和劉馨韻下課之後回到別墅門口,看到的就是司徒菀怡站在七八個行李箱旁邊,原本無所事事的臉上,在看見他們之後,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我回來了。」司徒菀怡把這話說的輕輕鬆鬆,極像是自己不過就是出門旅遊了一趟,現在旅遊結束,正常回家了而已。

劉馨韻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十分難看,但還是忍耐着,沒有發作,只是轉過頭,以詢問的眼神看着秦羽,示意秦羽給她一個解釋。

其實劉馨韻對於秦羽昨天忽然就被警察局放人,回來之後,不論劉青山還是劉天明怎麼問,秦羽一概都是回答說:「不知道,警察局忽然就放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