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難得早早回家的司徒睿,表面上是因為司徒菀怡而提前結束了今天的行程,但是一吃晚飯,就立刻叫着還沒吃完飯的司徒青硯去書房。

看着吃飽了背着手往書房走的司徒睿,司徒青硯臉上有種難以言表的無奈,畢竟司徒睿年紀大了吃的不多,但是司徒青硯可不是啊!

司徒菀怡對着自己的大哥投注去一束心疼的目光,就繼續慢條斯理的夾走了司徒青硯最喜歡的四喜丸子。

對於司徒菀怡的調皮,司徒青硯立刻伸出手去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又緊忙往自己嘴裡塞了兩口肉,才一邊拿紙巾擦着嘴,一邊往司徒睿的書房走。

「父親。」進了書房的司徒青硯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沉穩冷靜,他低低的喚了一聲司徒睿,然後在司徒睿的示意下,就走到了書桌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