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驚呆了,他覺得自己一定是幻聽了,不然怎麼可能明明對他一直若即若離的司徒菀怡這會兒居然在對他告白?

『臥槽我不會耳朵出問題了?』秦羽怔愣的看着眼前的司徒菀怡,臉上都不由自主的顯示出一種極其震驚的神情。

許久之後,就在司徒菀怡始終等不到一個回答準備再度追問之下,忽然秦羽閉上了眼睛,然後睜開,看見的還是司徒菀怡。

秦羽又閉上了眼睛。

「……」司徒菀怡臉上原本含羞帶怯的神情忽然僵住了,變成了一種難以言明的複雜的神色,甚至是有點難看,她試圖開口說道:「秦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