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兒的父親,大概面對開始戀愛的女兒,對女兒的戀愛對象,就總是又一種不喜歡的感覺。

打個比方來說,就像是自己辛辛苦苦培養了十幾年的一朵花,卻被一個毛頭小子,一夕之間,連着花盆,就把自己含辛茹苦養育的鮮花端走了。

司徒睿現在就是這種心情,對秦羽是怎麼都看不順眼。

但是偏偏矛盾的是,一向說一不二的司徒秘書長,可能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讓他屈服的,就是司徒菀怡了,就連司徒青硯都得靠邊站。

所以司徒青硯就總是說,別人家都是重男輕女,但是司徒家是重女輕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