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被帶進了警察局,還是上一次的地方,還是上一次的人,只不過這回就是一回生二回熟了。

小警員不敢擅作主張,就叫來局長處理這件事情,但是當局長知道秦羽又來了,當下也是有些手足無措。

「那個……」警察局長站在秦羽面前,甚至有些卑躬屈膝,他搓着一雙手,臉上堆着殷勤的笑容,看着秦羽說道:「小老弟,你這回是怎麼一回事啊?」

秦羽坐在筆錄室里,抬起眼看着警察局長,一雙眼睛幽深平靜,說道:「打架,對方突然死了。」

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