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裕龍忽然在眾人面前中槍身亡,這像是某種信號。提醒着秦羽,他,或者說,他的玉佩,已經被一群不知名的人盯上了。

畢竟能吃槍在瀾海市區內公然開槍,怎麼說都應該算是一個危險人物,或者是危險團伙。

秦羽的胳膊被劉馨韻死死的抓着,應該是害怕極了,秦羽還感受到劉馨韻手掌中不斷冒出的冷汗。

「別怕。」-

鄭裕龍忽然在眾人面前出事之後,秦羽確實是慌了一陣子,但是對於秦羽而言,他也並不害怕,畢竟這件事從頭到尾都在大家的注視下發生的,秦羽必然能夠洗脫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