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麼會有那個玉佩?!」

鄭裕龍在短暫的呆愣之後,忽然像是全部的血液都被流幹了似的,面色慘白無比,徑直就伸出胳膊指着秦羽胸前那塊因為剛剛後背摔『笑面虎』而滑落出來的玉佩,不敢置信的問道。

秦羽也是被鄭裕龍這種反應嚇到了,幾乎是鄭裕龍開口說話的時候,就隨着鄭裕龍的動作,低下頭,看着自己胸前的那塊玉佩。

『這個男人是知道什麼嗎?』

當鄭裕龍的話傳進了秦羽的耳中,秦羽立刻敏感的意識到了這其中相關聯的事情,於是,秦羽緊忙抬起頭,盯着鄭裕龍的慘白的臉龐,說道:「你認識這塊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