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裕龍和『笑面虎』這些年在道兒上混着,雖然說沒有混成像自己的大哥那樣,連白道都得敬三分的人物,但是大小也算是一個小老大,這會兒竟然被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屁孩子壓在頭上。

看着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的秦羽,鄭裕龍和『笑面虎』心中,不約而同的起了不好的心思,他們趁着這會兒秦羽和陳侖正在說話,沒把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兩個人相互對視一眼,多年的狼狽為奸,使這一對兒兄弟,即使隔着一段距離,都能知道對方想表達一個什麼意思。

於是理所應當的,鄭裕龍上千,一把推開嚇得就差尿褲子的陳侖,回頭凶神惡煞的說道:「你他們一個慫包,滾一邊去!」

雖然說話不好聽,但是這對陳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台階。

陳侖就像是一個夾着尾巴的狗,灰溜溜的縮進鄭裕龍身後,甚至恨不得現在自己就能夠有隱身這個本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