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裕龍也不知道怎麼了,就這麼怕眼前這個小子,總是覺得眼前這個小子不是簡單人。

劉馨韻被秦羽護在身後,原本還挺害怕的,這會兒卻冷不丁被秦羽這句話逗笑了,『噗嗤』一聲笑出了聲音。

男人,害怕在女人面前被搞得下不來台,更害怕在好看的妞兒面前被弄的下不來台,最害怕在兄弟和妞兒面前,被整的下不來台。

顯然,現在的鄭裕龍和『笑面虎』被秦羽整的三樣都占了,就算『笑面虎』的手指頭還在秦羽手中,被秦羽掌控着,『笑面虎』都要憋出來一聲,大吼道:「你他媽小兔崽子!是不是想死?!」

秦羽對這種威脅他的話,都聽的厭煩的很了,心裡尋思着就不能換點有創意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