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侖一點都不知道自己被當成了『冤大頭』,還沉浸在自己即將要戰勝秦羽的腦補中,下午上課睡覺都被『嘿嘿嘿』的笑醒,惹來上面講課的老教授不少白眼。

陳侖這會兒顧不上管這個向來號稱『掛科大神』的教授,下課鈴兒一打,就照着十五分鐘前『笑面虎』給他說的地點,脫韁野馬似的飛奔出去。

「鄭哥!」陳侖遠遠的就見到鄭裕龍帶着十幾號小弟,站在學校外面一個並不起眼的角落裡,陳侖飛奔過去,點頭哈腰的先是給鄭裕龍打完招呼又遞煙,隨即又給『笑面虎』打了招呼,遞上一根煙。

『笑面虎』覺得陳侖倒是還挺會來事兒,臉上的笑意更甚,看着陳侖說道:「你看,我就說嘛,我們老大那是最講義氣,最講信用的,答應你的事兒,那是怎麼都會辦到的。」

陳侖這會兒那哪敢說個不是啊,聞言,臉上堆着殷勤的笑容說道:「對對對,鄭哥那就是最講誠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