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侖覺得自己這回一定是沒問題了,畢竟鄭裕龍都發了話了,他秦羽就算是再牛,再能以一打五還能牛得過鄭裕龍去?

畢竟之前陳侖也是找人調查過秦羽的底細,不是說沒查到,就是說沒有聽過這號人,陳侖那不太靈光的腦子,就開始發飄,覺得秦羽也就是不過如此罷了。

但是陳侖這不動動腦子想一想,要是秦羽沒什麼本事,又憑什麼既讓劉馨韻為他痴迷,又讓司徒菀怡對他好感大增呢?

但這會兒陳侖就是滿腦子覺得自己終於能夠教訓到秦羽了,甚至回家之後,還滿腦子想的都是明天他應該怎麼樣才能把秦羽打扒在地,睡覺就差笑醒了。

第二天,陳侖起了個早,雖然他和鄭裕龍約好的時間是下午放學,但是今天陳侖可要給自己拾掇拾掇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