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一周,秦羽就在陸尚銘三不五時的騷擾之下,終於等到了劉馨韻出院。

劉馨韻出院那天,劉家派了司機來接,但是開往的目的地,卻並不是劉馨韻和秦羽住的那套別墅。

劉馨韻看着越來越陌生的景色,卻因為秦羽在身邊,而覺得格外安心。

越近大海,劉馨韻就仿佛越能感受到什麼,直到劉馨韻的眼前出現了大海的景象時,儘管劉馨韻已經猜到了,但還是忍耐不住的把臉貼在車窗上,看的驚喜。

當車子停穩的時候,劉馨韻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拉開了車門,她現在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但臉上分明就是又急又喜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