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薑還是老的辣,秦羽最後還是被陸尚銘喝趴下了。

但陸尚銘顯然也沒占到太多便宜,滿面通紅,和徐行知說話都大着舌頭,他道:「翁景棠這個老鬼,自己愛喝酒,把自己的徒弟也養成了一個小酒鬼。」

徐行知也是喝的雙眼迷離,撐着桌子站起來都搖搖晃晃,更別說走路了。

陸尚銘湊近了熟睡中的秦羽,拇指和食指一捏,就從秦羽脖頸之間拎出來一截紅繩,當中往下垂的,正是秦羽那塊從不離身的玉佩。

徐行知的目光,也隨着陸尚銘的動作而漸漸停在了那塊玉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