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馨韻看着秦羽關上了病房的門,臉上那種單純無辜的表情就漸漸淡漠了下去,到最後,就已經是一張面無表情的面孔。

她一向明亮動人的大眼睛,此刻也是聚滿了陰雲,腦中不斷的迴響着,剛剛和司徒莞怡的那場對話。

時間回到上午的醫院前庭,秦羽大踏步的離開了,司徒莞怡和劉馨韻相互看了一眼對方,隨後又極為默契的轉開了眼,看向前面一棵棵沒什麼分別的樹。

許久,還是劉馨韻先開了口。

劉馨韻並沒有看司徒莞怡,目光還是放在遠處不知名的一處風景上,問道:「你……你還要和我們一起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