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秦羽那根針紮下去,所有人的呼吸似乎都不自覺的輕緩下來,每個人都屏住呼吸,不知道接下來有可能會出現什麼情況。

就連徐主任,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之間,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

秦羽臉上看似還是那樣鎮靜無比,但是心中卻不禁還是有些忐忑,他下針的穴道名叫百會穴,是一個極為兇險的穴位,就連資歷豐富的老中醫一般都不敢輕易去碰。

『這孩子年紀太小,天門都還沒有封閉,這樣一針下去,不知道會不會出什麼紕漏……』秦羽在心中默默想道。

但是他手上卻仍舊穩穩下探,長針沒入孩子發頂之中,就連平時見慣了鮮血淋漓場面的護士,都不由得閉起了眼睛,不敢盯着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