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從而驚異的看着陸尚銘,心裡尋思:他是不是上次把陸尚銘得罪了?今天陸尚銘這是報復他呢!

但是陸尚銘還是那副老神在在氣定神閒的樣子,似乎對秦羽救治那個腦死亡的孩子這事兒,十分篤信能夠成功。

「我……」

秦羽剛要張口,說他不行,沒學過,就見陸尚銘眼神『唰』的一變,原本還算和藹可親的目光登時銳利起來,可張口說話,還是和之前一樣,沒什麼異常。

「小秦,你忘了銀針探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