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的女人還在撒潑打滾的胡鬧,但是徐主任的目光卻看向了秦羽。

秦羽同樣也是,面不改色的盯着徐主任,兩人就這樣相互對視了有半分多鐘,徐主任才慢慢收起那種分明的打量的目光,問道:「你是誰?」

「秦羽。」秦羽臉上波瀾不驚,絲毫沒有年輕人的浮躁和慌亂,仍舊是鎮靜自若的回答道:「給您造成麻煩了。」

說着,還往地上看了一眼。

秦羽心裡也覺得憋屈啊,這好心當成驢肝肺,給這個女人的兒子救回來一條命就很不容易了,但是當他們四人從急救室中出來,告訴女人她兒子腦死亡,這女的就瞬間變了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