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看着護士台那邊像個吉祥物似的,被一群小護士圍攏在一起的秦羽,幾個單身的青年醫生就湊在一起開始嘀嘀咕咕了。

「那兒什麼情況啊?」一個濃眉大眼的青年醫生像旁邊的同事問道,看着秦羽被自己的女神問話,這醫生心裡開始『噗、噗、噗』的往外吐着小酸水兒。

「不知道,興許是哪個領導的兒子唄,咱們護士不就最愛和小帥哥、小少爺聊天麼。」濃眉大眼的青年醫生旁邊,站着一個瘦高個兒,也一邊遙遠的看着,一邊回答道。

「唉……難啊,難!」最開始那個青年醫生嘆出一口氣,說話之間語氣苦大仇深的道:「像咱們這種有為青年看不上,淨看上那種沒用的小帥哥。」

「得了,嫁給小帥哥還天天有張臉可以觀賞,嫁給小少爺那是吃穿不愁。」瘦高個兒的青年醫生接過話頭,繼續說道:「嫁你呢?吃糠咽菜還當個活寡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