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車一路鳴笛,響亮的聲音撕破了昏暗的天幕。

秦羽坐在救護車上,一直握着劉馨韻的手沒有放開,忽然間,救護車上一直監測劉馨韻生命體徵的監護儀開始發出響亮又尖銳的警報聲。

那一瞬間,秦羽覺得自己的心,好像都被提溜起來了。

他說不上現在是什麼感覺——傷心、後悔、自責、心痛,幾乎全部都有,五味雜陳的攪和在一起,讓秦羽都品不出一個味兒。

他只是不希望劉馨韻有事,不是出於考慮劉馨韻出事,劉家會找他麻煩,而是僅僅從個人情感上,不願意也不捨得劉馨韻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