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馨韻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等再清醒過來,她已經坐在了跑車裡面,腳底下還抵着油門,瘋狂的在繞城公路上飛馳。

她唯一記得的就是,剛剛她回到了臥室里,躺在床上反覆回憶着自己走到司徒莞怡的房間門口看到的一切,於是越想越生氣,腦子裡所有的理智都被怒火燒成了灰燼。

然後她就想出去透透氣,再這麼憋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

高性能的跑車在公路上怒號狂奔,降下的車窗里吹進的夜風令劉馨韻感覺到臉龐被剮的刺痛的同時,腦子也慢慢清醒了。

她想起司徒莞怡和秦羽愧疚的眼神,但仍是覺得有什麼情緒蠱惑着她不能輕易放下,如鯁在喉一樣的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