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莞怡離開了,秦羽不知道她是為了不讓大家今晚這樣尷尬下去所以先暫時離開,還是從此以後,他們再也毫無交集的。

秦羽還是保持着那個姿勢坐着,沒有開口解釋一句,因為事實就是如此——他的確被司徒莞怡所吸引,從而背叛了和劉家的婚約,甚至某種意義上而言,是背叛了劉馨韻。

但是秦羽也沒有開口去挽留司徒莞怡,怎麼挽留?他做不到在劉馨韻的眼淚前說出那些挽留的話。

耳邊是司徒莞怡踩着高跟鞋下樓,並且漸行漸遠的聲音,劉馨韻的啜泣聲也一直在秦羽耳邊縈繞盤旋,令秦羽腦子裡一陣像一團亂麻似的,找不出一個頭緒。

這是他們認識以來,第一次在這麼沉重的氣氛下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