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莞怡這麼一笑,臉上陡然顯得就和平時秦羽看到的司徒莞怡並不太一樣了。

這種感覺……秦羽想了想,才想着一個形容詞,真實。

之前的司徒莞怡,即便是秦羽和劉馨韻這種天天和她一起生活的人,她都會保持的若有似無的距離,眼神永遠都有一種高深莫測的深幽。

而現在秦羽看到的司徒莞怡,她卸去妝容後的臉龐意外的清純乾淨,一雙鳳眸,一彎就成了一雙彎月,嘴唇雖然不再紅的撩撥人心,但是卻讓秦羽更有一種舒服的感覺。

現在的司徒莞怡,才有一種真實的,像是在生活的人,而不是游離於眾人之外的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