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十二點的時候,黑熊回家了,秦羽和司徒莞怡坐在酒吧里,快要零點時分的酒吧的氣氛幾乎達到了頂點,喧騰的熾烈起來。

只有秦羽和司徒莞怡沒有加入到狂歡的行列中去,他們相互對望着彼此。

在視線的交匯之間,秦羽看到司徒莞怡眼中的欲語還休,而司徒莞怡也從秦羽的雙眼中,看到了一個男人對她的渴望。

幾乎已經不用再說什麼了,像是水到渠成那樣,秦羽和司徒莞怡在沒有一句交談的情況下,默契的站起身,離開了酒吧。

打開別墅的大門,司徒莞怡先進去了,她伸手在牆壁上摸索,想找到大廳裡面廊燈的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