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秦羽意興闌珊的想從舞池中溜出來的時候,忽然,一直纖白細嫩的手,從秦羽後方伸過來,那手臂一彎,勾住了秦羽的脖頸。

「你要去哪裡?」

周圍有暗香浮動,縈繞在秦羽四周,他對這個味道十分的熟悉,那是司徒莞怡身上發出的。

司徒莞怡從後面貼着秦羽,火熱柔軟的身體仿佛纖柔的藤絲,就只能攀附在秦羽這棵高大的樹上。

女人的紅唇貼上來,挨着秦羽的耳朵根,隨着說話,溫熱的氣息徐徐拂過秦羽的皮膚,帶起一陣電流般的酥麻。